朝和御来光。

艾因查斯是世界中心。


没有一点责任心可言的扒头上浮期。

光线和记忆。


赤花症paro。空间看到的“寄生的花朵消除方法是得到心悦之人的恨意”。
夜来香的花语取在危险边缘寻乐,大概这么个意思。
随便写写AThEE,不怎么走心,不打tag了。

Anpassen这才看出来,对于痊愈一事Erbluhen从一开始就没抱很大的希望。

说到这里的时候灰色头发的青年端起纸杯喝了一口Anpassen捎给他的焦糖玛奇朵。外边在下雨,带过来的咖啡在经过了从店里到Erbluhen住的公寓楼这边,一路下来有不少焦糖和奶泡都融进咖啡里化成了拿铁差不多的味,雨水洗去了那点刚做好时的热乎气儿,口味变得平平淡淡起来。跟Anpassen在一起他不需要什么收敛,于...

2017-07-18

【AThEE】掉落书

 
*狙了天津卷的高考作文。重读长辈这部书。
*有涉及书化世界观。
*没有写完,假期之前先写到这里(

00.

是说、重新打开这本书的时候。

你看到了什么?

01.

夏天的天气变得太突然,夜里九点时LE冒着雨匆匆闯入了这家小书店支撑起来的安谧景致,外面还下得正大。LE没有出门带伞的习惯,听着连成了串的水珠挟着浩大声势砸在有些发旧了的遮雨板上,落下来的全是吵人的寂静,他踏过台阶闻到了带着点木质气息的半干的空气,两边湿漉漉的玻璃窗可以一直看到屋里点亮的暖和灯光。

还没有打烊的书店,至少可以在这里碰一下运气。LE抹了一把发梢的滴水,把右边的刘海往眼睛旁边又拨了拨,冷绿色的视线落在金属的门把...

2017-06-09

不好好写东西但是想打tag。
满意了再打一个(
百字安利一下我流AThEE的相处模式。

他和他的关系微妙,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能算是太近。他们是战友,是搭档,是同居一起的两个人,可以互相照顾,但是观念不和,他们打得起来,但不会太轻易就动手,是本质上相同的同类,互相理解但也仅仅止步于此,是各行其是,是并肩向前。

是轨迹永不相交。

2017-05-21

ATh可能是短暂地失去了意识,现在醒不过来。EE在那里兀自笑了一声,声音嘶哑,调侃紧闭着双眼的人说奇术师你什么时候打算少给我添点麻烦?真没办法啊。他知道对方没办法听到,但EE还是随着性子这样说了。他的口吻如常,却好像在漂着鲜血的味道里隐约变了点什么,不真不切的说不明白,所以显得有一些微妙。他俯下身将手臂穿过搭档的肩下,用比对方好不到哪里去的重伤的身体负起另一个人的整个重量,尝试着起身时候的动作一点一点地撕磨腹部的伤口,EE咬了咬牙。

他必须在这里尽上全力。无论如何他是一定不能就这样放着ATh不管的,尽管他们从来没有给过彼此什么承诺,往后也不太可能。

就这一次吧。就一次。...

2017-05-18

放飞自我时间。
跟个异色风。涉及的cp向是原色Ex异色E。

不太清楚异色是怎样诞生的一个存在不过玩的很开心。分离原色的部分不同会导致异色们的性格也完全不同吧,就脑了一个很病的异色E来和原色玩。
[划掉]重要的是这样完全可以夹带点私货,就很过瘾。[划掉]

原色给我感觉是神采奕奕的、开朗,有点小小的骄傲劲儿, 接受能力强。所以异色反过来了这些方面。设定在名朋放过一次,大前提是异色分离成了独立的个体。
整个人大概就是沉默寡言缺乏活力,对什么都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很冷淡,病恹恹地特别无精打采。清醒地消沉(点是他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原有的骄傲部分有点跑偏逐渐向孤僻发展。和人交往的方面信任不足导致安全感淡薄,...

2017-05-01

摸鱼(

等到EE慢悠悠地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空了,只剩Atm一个坐在他斜后边的位置上,翘着椅子翻看他们第二天要考的那点笔记。按照平时来说他跟EE一样很少复习,不同在于前者因为学生会的工作紧到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而后者只是单纯没上过这根弦。

今天很有空嘛,EE这么想着,迷迷糊糊地先坐起了身子。大约是刚刚醒来的缘故他的眼角有些泛红,半个手掌藏在大了一号的校服袖子里,抬起来揉了下还没完全睁开的眼。从他的嗓子里发出来些小小的可爱声调,含含混混的,虽然本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怎么看都脱不开那点还没睡够的撒娇意味。

Atm啪地一声合上了手里的笔记本,也不知道是不是刚...

2017-04-12

他们这个世界的ATh不知掉到哪里去了,作为补偿,又有一个EE掉了回来。

“奇怪死了。”Emotion摸了摸下巴。“总之继续旅行吧Erb?你知道的,一味焦虑也毫无用处——解决的办法我们可以慢慢再找,对吗。”
“当然。”Erbluhen笑了笑,把手伸给他。

“在世界得到修正之前,先一起走下去吧。”

嘘。

2017-03-18

随意写写给二月份这里占上一篇x。

整个二月份没有好好写出什么东西,嘿呀。虽然故事还是有在想的,功课催着就不太想动笔了(

文档建了三四个的样子。Ain家真的是有很多可以讲的。都是天使,故事应该写成特别温暖的那种类型吧。设定暂时存了两个,魔王和冒险者还有高中生Ain家。有时间再往里填点什么好了。顺便现代pa里高中生和工作了的青年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吸引,一个生动一个平淡,都可好了。魔王和冒险者的关键词就是冒险和放纵,但又很苦手剧情大概也很难写出来了。原作向是使命和AThEE的日常分歧,试着写过一个开头,想想也不好写,写好之前大概都不会去动了。

其实感觉这两个可以画一画。

最主要还是喜欢现代pa...

2017-02-27

【艾尔之光/AThEE】光热不耐。

  
一千多字的小段自我满足,想看EE跳舞。可能会慢慢再填其他部分。
背景设定在酒吧别的都没想好(你。没有不尊重角色的那方面意思。
凭感觉写的不知道有没有BUG,瑟瑟发抖。

酒吧和ATh这样标准的优秀者本来是毫无交集可言的。

那里的空气充满糜烂的味道,酒精烧灼着每一根神经上的意乱情迷,盘踞在角落里的灯红酒绿借着夜晚的黑暗放纵,彻夜繁华的最深处永远雕着褪不去的喧嚣和那么一点堕落的颓败。

它们中的每一样听起来都跟闪闪发光的人生没有任何联系。事实上ATh也这样想。他不喜欢,甚至谈不上半分的感兴趣。

但他最近每个月都有到酒吧去上那么两三次。...

2017-01-30

【艾尔之光/AThEE】冬夜方糖。

*一篇流水账,题目无关
*现代paro短打日常。白领ATh和偶像EE。
*单纯就想写点甜的自我满足一下,ooc可能
第一次写,你能看得开心那就太好了。食用愉快!

直到将近下午五六点钟回到家里的时候在客厅的沙发上见到EE,ATh才恍然发觉了他们又有不短一段时间没有同处的这一件事。原因倒是很简单,归结于两个人同等日理万机的行程安排无法回避,十几天碰上一面的状况摆在那里如今已是渐渐淡化到了彼此都见怪不怪的程度。

接连忙了几天事务的ATh突然有点想叹气,虽然一向强干的他并不会真这样做。偌大的房间里安静了片刻,倒是EE语带轻佻的声音先一步响起。“多久没见啦Thaumaturgy,嗯—?难得准时下一天班?”...

2017-01-23

© 朝和御来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