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和御来光。

活动剧组转移到BlackServival。

【AThEE】掉落书

 
*狙了天津卷的高考作文。重读长辈这部书。
*有涉及书化世界观。
*没有写完,假期之前先写到这里(



00.

是说、重新打开这本书的时候。

你看到了什么?


01.

夏天的天气变得太突然,夜里九点时LE冒着雨匆匆闯入了这家小书店支撑起来的安谧景致,外面还下得正大。LE没有出门带伞的习惯,听着连成了串的水珠挟着浩大声势砸在有些发旧了的遮雨板上,落下来的全是吵人的寂静,他踏过台阶闻到了带着点木质气息的半干的空气,两边湿漉漉的玻璃窗可以一直看到屋里点亮的暖和灯光。

还没有打烊的书店,至少可以在这里碰一下运气。LE抹了一把发梢的滴水,把右边的刘海往眼睛旁边又拨了拨,冷绿色的视线落在金属的门把手上,停顿了片刻把手搭了上去。门是虚掩着的,大约店家也说不好这种天气客人还能有几个,灯光流出来细细长长的一道缝,LE推开门,暖烘烘的热气就直往外扑过来。

整个房间只有店长模样的青年一个人坐在柜台后面。可能是真的没有料到确实还有人到访,看他翘着长腿十分随意地用手指支起本书在读的模样,不怎么端正,眼睫半阖着拢出淡淡倦怠,大概再过一个多小时无人的营业时间也就要去休息了。LE开门的时候一并放进来了外面下着暴雨的声响,他抬起头,在看清来访者的那一刻挑了挑眉。

LE带上门,再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青年那双眼。深深的翠色在光线里混合出平平淡淡的几分惊讶与新奇,或许说是没有准备也可以吧,他这样想着,看着青年侧过头蹭了蹭衣服领口,含糊地咕哝了句这可真是,转过头来提高了点声音,用一个询问的口吻问LE,“欢迎光临?”

他当自己突然闯了对方休息时的安静打扰到了,所以LE开口的第一句话是说,我不会耽误你太久。尽管简短,青年顿了顿,还是看出他的心思一样弯起了嘴角。“没有关系。”他低下头去,动手折了一下书页,重新看过来的时候那双好看的眼睛眨了眨,弧度温和的眼角透着点大方的笑意。

“没什么要紧的,你也看到了,今天晚上很闲。”他伸手把书搁到柜台一边,站起身来随意地抻了个懒腰从柜台后边走出来,身上那件白色T衫随着手臂上撑的动作、不经意地露出腰腹处一点纹身的线条。

“这个天气一般都没什么客人,时间也有的是,请你坐坐也是可以的。”

LE摇摇头谢绝了对方的好意。“我不需要。”他说。执行者会在今天晚上出来的理由一如既往地简单而明确,归根结底LE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还有那一点点执拗,不然也就不冒着大雨到外面来了。找得来他想要的消息就算是有所收获,找不到就立刻离开,他不需要没有意义的时间耽误,这确实无关外边天气如何糟糕。

他的搭档曾经抱怨过他固执的锲而不舍,叼着布丁的小勺子支起上半身看了看LE,倒回去说你总这样也太可怕了,差不多就应该放松一点啦。LE那个时候正整理报告,移了移厚厚的一叠纸露出眼睛,对方陷在沙发里的姿势看起来就像晒着太阳的大型犬一样舒服,他思索了一下,回答说这样肯定是不够的,我还有很多很多要做。然后他抽走塑料勺挖了一块他俩之前没有吃完的布丁,中途被耸了耸肩探头过来的搭档截走了一半。

LE沉吟片刻。小书店里的空气源源散发着暖的热量,青年靠在柜台上伸手拨弄着刚看到一半的书的纸页,抬起安静的眸子看他。距离最近的那盏灯摇摇晃晃地在他的瞳孔中映成细小的光,仿佛短暂地泡开在温水里的深流。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他问。

房间里有那么片刻静了下来,好像只为了等回复的声音响起。

“Arme。”执行者说。

“ArmeThaumaturgy。我在找这本书。”
 

02.

“你说ArmeThaumaturgy啊。”

他若有所思的模样保持了半晌,眼睛一低,嘴角向上勾起,沉沉地笑了出来。

“确实是本令人着迷的书。”图书管理员这样说道。“我读过的。”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46 )

© 朝和御来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