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和御来光。

活动剧组转移到BlackServival。

【艾尔之光/AThEE】光热不耐。

  
一千多字的小段自我满足,想看EE跳舞。可能会慢慢再填其他部分。
背景设定在酒吧别的都没想好(你。没有不尊重角色的那方面意思。
凭感觉写的不知道有没有BUG,瑟瑟发抖。
 
 
 
酒吧和ATh这样标准的优秀者本来是毫无交集可言的。

那里的空气充满糜烂的味道,酒精烧灼着每一根神经上的意乱情迷,盘踞在角落里的灯红酒绿借着夜晚的黑暗放纵,彻夜繁华的最深处永远雕着褪不去的喧嚣和那么一点堕落的颓败。

它们中的每一样听起来都跟闪闪发光的人生没有任何联系。事实上ATh也这样想。他不喜欢,甚至谈不上半分的感兴趣。

但他最近每个月都有到酒吧去上那么两三次。这样的日子算下来也过了大概不短一段时间。

和那些常客相比这本来不是一个很高的频度,介于ATh足够好看的长相和与环境格格不入的气质他还是迅速地在这间小小的酒吧里出了名。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有这样一个端正的蓝发青年时不时地会来这里坐一晚,在十一点钟左右的吧台前要一杯柠檬水之后便再无其他动静,沉默,也相当的拒人千里。这是ATh在那里的常态。

独特的存在总能吸引人们的注意,何况是这么张耐看的生面孔。ATh到酒吧来的第一天就有些大胆的人上前去勾他的肩,像他们经常做过的那样自然而然地落座他旁边的空位想要请他喝上一杯,搭个讪示示好。ATh分了来人一瞥,抿了抿嘴不动声色地表示他不需要。黑色的雨伞靠在一旁滴水。

“抱歉,我等人。”他这样说,声线是冷的。

诚然ATh不是个委婉温和的人,但他对人最基本的礼貌是在的,尽管还是淡漠了点,他就这样一个人坐在距离舞台不远不近的位置,等待的间隙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手中的玻璃杯走神。如果碰上有人过来想要为他点酒,就再顺势抬一抬杯子无声地将对方的邀请推拒下来。光怪陆离的灯影落在他的身上,映得那双海蓝色眸子像是泡在柠檬水里的冰。

有ATh在的时候他算是这个酒吧里的焦点之一,虽说如此,但ATh毕竟不很常去,人们泛滥的兴趣也并不仅仅只限于他一人。

那些没有ATh的营业时间里,真正给酒吧赚来好生意的是他们夜场演出的舞者。

ATh知道他的名字。

舞者叫EE。
 
 
EE很漂亮,舞跳得也好看,这是酒吧里的客人们对他最常提起的评价。演出服换上黑色的无袖短衫和白色袍子,衬在激烈的灯光底下总有种十分惹眼的妖气,丁零当啷的挂饰折着金属的光泽,深灰色发的青年笑眯眯地勾着嘴角,一出场就那样毫不客气地拿走所有人的关注。他打着金色的耳钉,眼角的妆有点撩人。

十点半开始的表演对在场的人来说是一个分界。凌晨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转身成为了交由舞者支配的狂欢盛宴,EE踏着那些快节奏的乐曲一支接一支地跳起来舞的时候就好像世界上所有的光彩都集中落在了他一人身上。确实还挺好的,这是ATh第一次见到EE跳舞时的想法,尽管后来面对EE有事没事三番五次的过问他一次也没有说出来。舞台上EE的动作相当带劲,每一抬腿或是一勾手臂,流利得仿佛天生就已印进骨子里的本能。舞蹈编排中过大的动作幅度每每带得没有系好的外衣微微滑落,肩膀处一小片肌肤暴露在暧昧的灯光里十分招人视线。

不得不说EE从来都很会把握气氛,他那些挑指或仰首之类的小动作加进来,配合着音响播放出的节奏总能够恰好地将空气中所有的兴奋躁动彻底点燃。坐在台下的ATh抿了口杯子里的柠檬水,无端地觉得EE或许本来就该属于舞台。

沾着水迹的杯口在灯下闪闪发亮。
 

评论
热度 ( 69 )

© 朝和御来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