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和御来光。

活动剧组转移到BlackServival。

摸鱼(

 
 
等到EE慢悠悠地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空了,只剩Atm一个坐在他斜后边的位置上,翘着椅子翻看他们第二天要考的那点笔记。按照平时来说他跟EE一样很少复习,不同在于前者因为学生会的工作紧到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而后者只是单纯没上过这根弦。

今天很有空嘛,EE这么想着,迷迷糊糊地先坐起了身子。大约是刚刚醒来的缘故他的眼角有些泛红,半个手掌藏在大了一号的校服袖子里,抬起来揉了下还没完全睁开的眼。从他的嗓子里发出来些小小的可爱声调,含含混混的,虽然本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怎么看都脱不开那点还没睡够的撒娇意味。

Atm啪地一声合上了手里的笔记本,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好就看完了要看的全部。EE转过身子,反应是反应过来了一点哪里不对,眼神却还茫然地看着他眨了下眼睛。迟了差不多两秒,他终于想起来自己要问什么。

“今天星期几?”

刚睡醒的人嗓音比平时低下来了一星半点,缓缓慢慢的调子听着很舒服。Atm等着EE自己问到他的答案,于是曲起手肘往桌上一搭,好整以暇地看回去。“星期二。”他说。

EE喔了一声,思考片刻,伸手比划了两下。“你不是有那个什么,学生会开会吗?”

“是。”

“去过了回来?”
 
“没有。我翘了。”

……

EE张了张嘴,一时间没想到自己该答他什么好。Atm这种风格保持了还真不是一天两天,虽然不容易给人看出来,那双狭长的眸子里却是时时滚动着轻描淡写一点骄傲。

学生会长坐在他对面笑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任性啊。”EE咕哝了一句,站起身收拾课本去了。

指针正正走过了五点三十分,春日的夕阳从敞开的窗口飘进来,同时钟交响曲一起落在最好的年纪里,柔成一层浅金色的光晕一点一点向远处化开。

“我们现在呢?”

“回家。”





回家啊。

Atm垂着眼看着埋在臂弯里熟睡的人。暖乎乎的呼吸声放大在将近十二点的夜里,忽地就让他想起来了相隔了这么多年的时光。青年站在原地静了片刻,满足地笑了一下。

“醒醒,Emotion。”

他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

评论 ( 9 )
热度 ( 31 )

© 朝和御来光。 | Powered by LOFTER